镁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镁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永宁街18之镜中人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24:53 阅读: 来源:镁合金厂家

)

梁天说的事情让我耿耿于怀。  他说,一开始李果,然后就是林婷,接下来就是孙夏了,或许下面就是他自己,或者是我,白乐。到最后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因为这是一个游戏,一个已经开始,就不得不玩到结束的游戏。  是的,这是一个游戏,就像“死神来了”一样,除非我们能救得了孙夏打破这个僵局。  梁天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是在两个女孩子面前,所幸这一次白乐没有再胡闹,她是对那个很像自己妹妹的孙夏有很好的印象,听说她会出事,白乐鼓励着我去帮忙,看来这丫头真是把我当神了。虽然经历的不少事情,而且有那么几次我还狗屎运的化险为夷,不过幸运女神可不是总站在我这边的,这俩毫不知情的丫头执意要在永宁街,本来就应该小心一点好,结果偏偏要惹祸上身,这不是把人往火坑了推吗。  不过,如果梁天不来找我,估计也不会摊上这样的事情。说来说去,还是怪这个家伙。  事到如今只是抱怨也没用,孙夏还是要救得,那个文文静静的女孩,我对她的印象也不错,况且还没把事情搞清楚,或许是她因为李果和林婷的死受到惊吓胡思乱想罢了。  嘱咐了两姐妹之后,我和梁天打车来到了孙夏的家,她的家比较远,在永宁街一边尽头的家属区,马上就要出了这条街了,因为地处有些偏僻,所以这里的治安似乎很不好,但是这里的房价便宜的很,所以依然很多人选择了住在这里。不过看着远处光秃秃的荒郊,总有一种很凄凉不舒服的感觉。  下午的阳光依然很烈,外出的人很少,整个小区静悄悄的,我发现这个小区的树少的可怜,所以即使连知了的叫声都听不到。当梁天带着我走上楼去,叫开了孙夏的门后,我才发现事情似乎并不是想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开门的是一个女孩,她瘦的几乎皮包骨头,眼窝深陷,头发干枯发黄乱糟糟的遮住了半边脸,微微张开的嘴唇干裂的渗出了血丝。可是我依然看出来,她就是孙夏。  “你,你们来了……。”孙夏说话的声音几乎细不可闻,她颤抖着手推开门后,又转身走进了屋里,看着她颤颤巍巍的背影,根本就像一个残暮垂颜的老人。“她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的?”我小声地问身边的梁天,满是不可思议。“自从我们做了那个游戏之后,第二天她就给我打电话,我本来也没有在意,只是最近来看了她一趟,就这样了……。”梁天顿了顿,又接着说道“这也怪我,一开始我以为她是担心李果的死,可是最近她给我打电话越来越频繁,声音也越来越不对劲了,甚至有时候半夜打电话,我听到的都是尖叫……。”  我皱皱眉头,难道是鬼上身吗?可是即使是鬼上身,能怎么办?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以前经历的,都是那些鬼怪灵异主动找上门来,这次却是我“先发制鬼”,不过是我们治鬼还是鬼治我就真的说不准了。  整间屋子里的霉味很重,而且窗户都拉上了厚重的双层窗帘,闷热不说,光线也昏暗的可以,好几次我的腿都撞到了东西,“不是告诉过你好多次了,不要拉上窗帘,你这样不出问题才怪!”梁天似乎很生气,不顾孙夏的阻止,拉开了窗帘,可是拉到一半他的手就硬生生的止住了,因为整个窗户的边缘都被贴满了一层层的胶带!“好了,孙夏,我们是来帮你的,没关系,这段时间我和陈磊白天晚上轮换着陪你。”梁天望着窗户犹豫了一下,还是做到沙发边上,对着蜷缩在沙发里的孙夏轻声说道。  “他们,他们就快要来了……很快就来了,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孙夏抬起头,眼睛里已经蓄满水雾,声音带着沙哑的哭腔。  “是不是……她精神上有问题了……。”我踌躇了一下,还是对在那里一直安慰她的梁天小声说道,看她的样子,真的很像被那天的游戏,或者是李果与林婷的死吓到了,可是转念一想似乎又不对,梁天早就说过,孙夏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在游戏之后,也就是说她的问题应该比林婷还早才对……可是因为林婷先召唤了血腥玛丽还莫名其妙的录下来。孙夏看到林婷也出事了,才会更加害怕的……那,在这之前,孙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口中所说的“他们”又是谁?究竟是什么让她这么害怕?……仅仅是胡思乱想精神上的问题吗?这样可笑的答案,我自己已经给否决掉了。  “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这里守她几天,实在不行……就送她去医院吧。”梁天拿出了一根烟,想了想,又收了起来。我点点头,也已经猜到了他所谓的医院,就是精神病医院吧。“那这样,你今天现在这里看着,我后半夜来替你。”梁天扯掉窗户上的胶带,转过身来对我说道。“恩。”我望着屋子随意的答应着,孙夏也轻声的应了一声。  梁天已经走了,屋子里就剩下我,和有些不正常的孙夏。我环顾四周,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可是具体是哪里,我又说不上来。摇摇头,没有头绪就不再想下去,我转过身看着把头埋在膝盖里的孙夏,“要不你先吃点东西?”我很不习惯这样沉默的气氛,率先说道。  整个房间里静悄悄的,她没有回答,依然保持开始的蜷缩姿势,甚至连动都没有动。我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回想起一开始做游戏的那个腼腆害羞的孙夏,和面前这个如此瘦弱的女孩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坐到了沙发的另一边,脚下是梁天撕扯下的胶带,窗户打开后房间里的通风好了很多,霉味也渐渐消散了,我望着吹得到处都是的胶带,忽然间站了起来!  是了!我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是镜子!是的,就是镜子,整个房间里镜子不少,衣橱上,桌子上,墙壁上也有,而且在进门的时候还有一个一人多高的落地镜摆在那里,但是,这些镜子都是反着的!是的,不管是那里的镜子,都被反了过来!  我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面镜子,竟然发现它被牢牢的粘在了桌子上,我用力的扯下,一阵难听的嗤啦声响起,就像人的惨叫一般,镜子也应声而下。可是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孙夏竟然尖叫一声,瘦弱的身体就像上了发条一样像我撞来。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