镁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镁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评论啊评论哪怕你能让我忧伤一会

发布时间:2020-07-13 21:08:29 阅读: 来源:镁合金厂家

鲁迅文化广场

文艺评论需要文学美感吗?

当然需要。即便是点烟的时候,我都希望自己的打火机是带着优美图案的,是圆柱形的或者金属外壳的,而不是长扁形的塑料。即便是夸奖朋友老婆的厨艺,我都不想重复说“嗯嗯嗯真好吃”这几个字,那只会让那场饭局在做作与乏味的氛围中匆匆结束,在我转身离去的之后,朋友的老婆还会在被窝里跟我的朋友说:“刚才那个人,真俗。”

我会说什么呢?我也许会故意把嫂子喊作弟妹,或许把弟妹喊成嫂子,然后问问她是否有待嫁的厨艺相当的姐妹;我会告诉她:“吃完这顿饭,我是如此渴望早点结婚。”我想这种赞美会让人受用好几天。

何况文艺评论这么严重的事呢?

但最近看多了评论之后,我多多少少是感到非常失望的。我们的评论出了问题。文艺评论,本该是最好玩最能让人顺畅地看下去的文字,如今却陷入了僵硬和俗套的怪圈,让人无心看完便弃之而去。冯唐在杂文中说汉语言是有问题的,不利于写出长篇巨著,对此我十分怀疑;但我们的评论家至少证明了,其实不是这门语言有天然的不足,而是我们这群使用者,脑袋里根本未曾有过珍惜她的念头。

开门见山直来直去,是评论最常见的问题。中国的古典建筑讲究错落有致,标准意义上的美女是曲线身材的;玩车的人喜欢流线型的跑车,没人喜欢方方正正的解放卡车;一眼能看出几点几分的电子表,早就变成电子垃圾;开头就能预见到结局的电影,如果没有明星或者爆炸场面,那就只有希望自己破产的制片人才会去拍;而此刻我手中的烟斗,也是弯弯的,把烟斗握在手里不必点上,都能觉出乐趣。

我们的评论家们肯定懂得这些。但为何,要让他们的评论没有情人间调情的前戏,从第一句话的直抒胸臆开始,便如拉肚子般再无悬念可言,余下的仅以枯燥的理论或者干巴巴的崇拜之情不断地重复重复呢?难道繁复也是种催眠?亦或是为了怕被人怀疑第一句话的真实性吗?

我始终觉得,一个评论,不仅是帮助我们理解某部作品或者某个文化概念的事情,它本身也是一个作品。我们不是在看某期彩票的中奖结果,我们需要浪费掉一点精力在评论里。评论家需要给我们做个局,让我们好歹尝一尝,跟着评论这种文体思考的滋味。使人们在读到末尾才幡然领悟:噢?这小子原来说的是这个意思啊,有意思。

接下来,我想质疑一下评论家们的审美能力和审美态度。我见过几次评论家,他们都是男人,衣着光鲜,还要穿上一双布鞋以衬托自己的特殊身份。他们身边的女友都很漂亮,画展或者酒吧里,他们总是要走过去和最漂亮的女孩搭讪,带着神秘的笑容。他们的家也是很别致的,客厅里有画、卧室里有画,住院子的人要在院子里放上一个大雕塑,最神气的评论家还要在卫生间里摆上几幅小作品。

可是,单单就是当他们写评论的时候,审美的态度出了问题。他们或许认为这不需要美感,把话说明白就行了;甚至某些时候,是凑足了版面就行了。

这直接导致当我看到他们又评论“这是本年度最具影响力的作品之一”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反胃,特别是“之一”二字,更让我觉得这个评论家是受了点恩惠,又不敢承担帮人吹牛皮的责任。那种“开创了XX时代”的文字,更是乏味之极。即便去捧一个人,难道不能用其他的形式么?非得叫喊着他牛逼他是大师,这样让人看了就忘的字眼和段落,不但不美,更会让我这样的读者直接跳过去。

更无聊的呢,是我们的评论里,很少有怀疑精神。要知道先锋艺术家们,都是可亲可敬的,都是深邃的高尚的,评论家不敢说他们不好。只要歌词好的民谣,就是精品,不许说他的这个编曲进行其实被用的烂俗了,不许说他唱歌跑调,不许说他没有才华,不许说他的配乐单调。诗人们?哦,他们是神啊,他们出生的那一刻,势必天有异像。还有几个啥也不会拿着钱到处烧的文化名人,更没人怀疑过他们的真实水平,因为都不怀疑,所以都不怀疑。

事实真是这样么?

文字的美感还可以退一步再说,这样只能歌颂不能怀疑的立意,不仅仅让评论变成文字垃圾和思想垃圾,更会让读者昏了头:看吧,评论家们都这样说了,我要还是怀疑那部电影不够完美,那首民谣不够好听,那张画是在浪费颜料,是不是我自己的脑子进了水?

只有看完第一千篇评论的时候,才能发现,原来是评论家们的脑子进了水。

当然了,还有个问题也挺难解决的,就是我们的评论家们,都不会讲故事,或者说他们自己和作品之间本没有想通的故事,都是从人才市场被拉回来速成的;他们更不敢说自己的真实想法,害怕说出来影响了评论的高度,虽然事实上根本就没有高度可言。而如果不能够在语言和立意上创新,并重新估定一切价值,请评论家们慎用评论这个工具,她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些年,在评论看多了之后,我养成了一个习惯——我只看那些有幽默感的评论,在其它都不可信的情况下,也许只有幽默感,还无法骗人。

现如今,谁能在他的评论里给我点故事听,给我点共同的感情一起承受,给我点悲伤的情绪让我点燃一根烟,给我点男性的荷尔蒙让我给残酷的人生来上一脚,给我点怀疑主义一起把伪装者拉下神坛,给我点文字的美感让我不忍心丢掉印着你名字的杂志,给我说点真话让我看见你真的生活过?

救救评论吧!(文:聂少平)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文艺评论当然需要美感,但是新闻评论大可不必如此。套上华丽的外衣,多用华丽的辞藻反而违背了新闻的真实客观原则。哥伦比亚新闻学院一门课需要学生在观看完电影后写一篇没有形容词有字数要求的读后感。我们见过太多用华丽外衣包装的文学作品,但是新闻不是这样。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文学的美感在于能让人插上想象的翅膀,但是新闻需要的却是摒弃这种美感,力求还受众一个接近真相的全貌。而过于美感的文字显然做不到这点。顾此失彼,追求美感固然会令人放弃一些真实,而很多作家的弊病就在于过于追求辞藻的华丽而忽视文章内涵。——胡倩

文字的艺术不仅仅表现在达意上,更高层次文字艺术应该是美学和实用主义的完美结合,现在流行的什么咆哮体、火星文等等只是时代的匆匆过客而已,登不上大雅之堂。真正的文字艺术应该是传统的,不朽的,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而褪色,就像曾经的白话文,方才是真正的经典。我觉得文字艺术应该回归正统,不用华丽的词藻,但是文字一定要有意境。——张欢

哈密西服订制

甘肃工服订制

舞钢工服制作

绵阳订制职业装

相关阅读